“武穴”变“虎穴”,女企业家许笑吉的投资之路

admin 68 2024-01-10

地扼吴头楚尾,素有“三省七县通衢”、“鄂东门户”和“入楚第一港”之称的湖北省武穴市。2013年之前,武穴市是黄冈第一大县域经济体,经济综合实力位居黄冈第一。在后来的产业转型升级过程中,武穴经济总量被麻城所超越。

  凭借积累的工作经验,许笑吉自主创业,于2002年创办了十堰市吉瑞翔物资贸易有限公司。经过十多年发展,许笑吉的公司迅速成长壮大,合作伙伴遍及湖北全省,享有较高的声誉和社会影响。2013年,许笑吉通过武穴市的招商引资和当地政府达成了合作,准备投资六千万元在武穴市投资建厂,建设汽车改装及配件生产项目。

  许笑吉作为湖北省武穴市三联汽车有限公司董事长,对武穴市投资怀着未来美好的憧憬!然而,却因这一对武穴投资,让许笑吉承受了十年间的纠纷和疾病缠身。许笑吉后悔当年作出的投资武穴的决定!

  企业家许笑吉回顾,2013年4月27日,武穴市全市招商引资行动项目集中签约仪式隆重举行,时任武穴市市长郝胜勇代表武穴市人民政府与十一家项目投资方代表正式签定了合作协约,其中就包括许笑吉创办的十堰市吉瑞翔物资贸易有限公司。郝胜勇当时在签约仪式上指出,项目的签约只是合作的第一步,只有使项目尽早动工、尽快建设、早日投产,才是真正意义的成功。市直各相关部门和各项目服务专班要全力做好项目落户工作,创优发展环境。

  在市领导掷地有声的讲话中,许笑吉备受感动,也很期待。她对武穴市政府领导的重视感到由衷高兴,迫切希望早  日将项目落地、早日建成投产。协议签署后,许笑吉在武穴市并购注册了武穴市三联汽车有限公司,并向政府缴纳了近500万元的土地出让金。根据和武穴市政府签订的项目投资协议书,武穴市将以挂牌方式为吉瑞翔公司提供40亩工业用地、10亩商业用地。随后,吉瑞翔公司缴纳保证金用于土地平整。“当时这块地还是农业用地,没有工业用地指标,因此项目无法动工。”许笑吉说:2015年和2019年,在拿到当地颁发的土地规划证后,企业又进行了土地平整,共投入83万元。这段时间,企业和土地、规划部门一直在共同“跑地”,2019年底,终于获得了35亩的用地指标。

  许笑吉本以为项目就此可顺利开工,却被告知协议约定的工业用地中部分已被更改为商服用地性质,且超过了协议中约定的10  亩商服用地面积。“从2013年到2019年,我们一共投入了340多万元土地款,好不容易把项目用地跑下来了一部分,政府怎么能够单方面更改土地性质呢?”在多方询问后,许笑吉认为原因是“商服用地价格明显高于工业用地,将土地性质变更为商服用地,显然更利于土地溢价”。

  由于项目一拖将近9年,许笑吉疲惫不堪。2020年,许笑吉检查发现自己身患重病,需长时间就医治疗。她决定不要土地,只要退款,包括土地保证金、两次土地平整费、测绘费用、利息等共计575万元。2021年9月,武穴市城投公司退给许笑吉481万元。“因利息与许笑吉要求的有争议,余款目前暂未支付。”“如果当年正常挂牌,我们的项目早就建成了。”许笑吉很无奈,“项目从签约至今已经过去了近9年,我们没有要任何赔偿和损失,只是要回本金和利息,为什么这么难?”

  此事未决又添新烦。2014年初,武穴市政府有关领导和市招商局领导找到许笑吉,向她提出了一个“不情之请”。原来,当年武穴市部分房地产公司承建的安居棚户区改造项目遇到资金短缺难题,交房日期已到到时房子仍未建好,即将陷入“烂尾危机”。众所周知,棚户区改造项目涉及面广、牵涉人群多,且绝不部分都是普通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容不得有任何闪失。在这种情况下,武穴市政府有关领导希望许笑吉伸出援手,通过协议方式向其中一家房地产公司即湖北新现代房地产实业有限公司及陈容斌、张冬云、陈亚等负责人借款,帮助他们渡过难关,顺利完成改造项目,减少社会矛盾、维护和谐环境。

  作为一位新武汉人“外来”的民营企业投资者,许笑吉对当地政府领导既充满尊敬、怀有期待,又对借钱给素不相识的公司及个人犹豫不决、深感焦虑。四千万毕竟不是小数目,而且自己投资的项目也正在努力推进,万一借款出现问题将对自己的事业发展产生不利影响。为了打消许笑吉的疑虑,武穴市政府领导亲自出马,安排招商局有关负责人带着许笑吉到房产局查看该企业负责人名下不动产资产、政府部门所欠该企业的工程款,还多次带许笑吉到建筑工地查看项目手续资料和工程进度。不仅如此,时任武穴市招商局局长还向许笑吉保证:万一不按时归还周转金,就拿项目土地、房产和财政欠企业的款作抵押,决不会让你吃亏!

  许笑吉出于对百姓切身利益的关心和对相关领导的信任,决定伸出援手。从2014年6月至11月,许笑吉先后和湖北新现代房地产实业有限公司及陈容斌、张冬云签署了借款合同,分8次先后借款  2950 余万元,帮助湖北新现代房地产实业有限公司及陈容斌、张冬云等人解了燃眉之急。考虑到是短期借款,又有当地领导的“背书”,许笑吉仅仅签署了非常简单的  借款协议,甚至都没有想让对方支付利息。然而,这样的“好心好意、真情实意”会带给她巨大的风险!

  2014年7月至9月,许笑吉分四次借出去的约1000余万元,先后得到如约偿还,这让许笑吉稍微松了口气。但是其余的近2952万元借款到期后,许笑吉并没有按期收到还款。这时,许笑吉迅速找到当地市政府领导反映情况,希望给予积极协调。当时的领导确实进行了多次协调,但是收效甚微,后来就建议许笑吉通过司法途径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许笑吉不得已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2015年1月,许笑吉到武穴市人民法院依法对债务人提起了诉讼,同时申请了财产保全,要求债务人偿还借款本息。许笑吉面对这样毫无争议的民事案件,法院按程序先进行了调解,并促使债务人和许笑吉达成了新的还款协议。2015年2月10  日,武穴市人民法院连续发布8份民事调解书,对许笑吉和债务人的借款纠纷进行了调解,明确要求债务人按照新的约定,在2015年3月底前偿还所有借款。

  在拿到民事调解书的那一刻,许笑吉得到一丝安慰,对解决纠纷充满了信心。但到了民事调解书规定的偿还日期,许笑吉却没有收到还款。2015年4月初,许笑吉向武穴市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也很快查封了债务人的有关不动产和资产包括应收工程款800万元、预算内投资款3500万元及债务人名下的土地、商品房、商铺、车位等一批不动产。

  2015年10月,武穴市人民法院给许笑吉发来了裁定书, 称由于权属纠纷,中止执行此前查封的部分商铺;2015  年年末,在许笑吉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查封的部分资金被违规转移。更令许笑吉感到崩溃的是:2016年,经武穴市人民政府、武穴市公安局发布公告,债务人陈容斌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而且,许笑吉借出的款项被认定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一部分,  纳入到涉案资金并案处理!法院认为,陈容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涉及受害群众  600余人、涉案资金6亿元,其名下所有资产均被依法扣押,民事判决确定的借款事实已经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一部分。按照刑事优先的原则,陈容斌等人的非法所得和依法处置财产应用来退赔所有受害人。但是许笑吉并不认可。

  许笑吉道:“我和陈容斌的民间借贷,是在当时市政府领导的请求和  见证下签署的借款协议,而且并没有约定任何利息。同时,我对当时陈容斌等人向其他非特定人借款并不知情。”许笑吉认为,当陈容斌没有及时还款时,她第一时间到法院进行报案,自始至终都是按照民间借贷进行的诉讼,此后法院的裁定、判决以及检察院的抗诉,都支持了民间借贷的诉求。“无缘无故、不征求本人意见就强行将民间借贷纠纷纳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范畴,不符合实际情况,于法无据、于理不容。

  许笑吉曾经看到过一丝曙光。2020年9月,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行政裁定书,认为有关案件一二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遗漏必须诉讼参加人,审判程序违法。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再审判决适用法律存在错误。因此裁定撤销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黄冈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武穴市人民法院于2015年作出的行政判决,发回武穴市人民法院重新审理。

  经历过多次失望后,在残忍的现实面前,2021年4月,许笑吉在绝望面前选择进京信访。连续多次反映问题后,武穴市有关部门领导终于来到北京和许笑吉协商处理。此后,许笑吉反映的退回已交土地款问题得到当地政府重视但并未及时退还。2021年9月,许笑吉向湖北省营商环境办公室反映情况,得到了湖北省营商办的重视和督办,湖北日报以《武穴市政府承诺供地没落实  一招商项目签约8年难落地》为题进行了专题报道。如此,许笑吉才收到了武穴市政府退还的土地款本金及利息。

  但是,许笑吉反映的借贷纠纷执行问题依然无解。2021年10月,由于长期奔波、呼吁的许笑吉在北京被确诊为乳腺恶性肿瘤。手术后,许笑吉一直留在北京遵照医嘱定期复查治疗。2022年10月的一天,许笑吉从医院出来后走在大街上,忽然被一群自称来自武穴的不明身份之人强行带上中巴车,并被没收手机。推搡过程中,许笑吉的手臂被抓伤、左腿扭伤,上车之后受到恐吓,不吃不喝、连续行驶18个小时后达到武穴。从2022年10月13日起,许笑吉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关押在陌生的地方,武穴市有关部门组织的专班陪同监视,且不让与家人联系。

  作为一个身患重病、需要持续治疗的人来说,强制被带走、高强度坐车、被非法关押、被强制中断治疗带来的身体损害、精神创伤难以弥补,许笑吉至今心有余悸、经常做噩梦。不仅如此,许笑吉年迈的母亲、读书的孩子、上班的丈夫都受到不同程度的骚扰、恐吓甚至威胁,给他们的正常生活造成极大的困扰。

  2023年2月,许笑吉再次联系武穴市人民法院的执行法官,得到的答复是:现在由市委市政府统筹解决。而当许笑吉联系市委市政府领导时,得到的答复是:正在研究协调。同年5月,武穴市人民法院领导约见许笑吉,当面告知民事案件终结执行,债权权益只能通过刑事分配来实现。但实际上,许笑吉从未收到任何和刑事判决有关的文件,也从没有人通知她参加任何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的庭审。好像许笑吉是个局外人。

  随后,不愿意轻易放弃的许笑吉多次到湖北省信访局反映情况,被告知已将案件转到武穴市督办;三次到湖北省营商办反映情况,被告知已上报但没结果;数次到湖北省高院信访也未得到任何答复;今年7月向进驻武穴市的湖北省第九巡视组反映问题、提交材料,被告知正在按程序办理;向黄冈市人民检察院、武穴市人民检察院申请监督,均未被受理。

  “现在的我心如死灰,失望至极。”许笑吉苦笑着说,眼眸中多次泛起泪光又强迫自己的眼泪不流下来。即便遭遇不公、屡受挫折、身患重病,她也希望自己始终做一个优雅的人,一个理性的人。只是,每当夜晚来临,许笑吉会情不自禁想起十年前的那个上午,想起武穴市领导当年“共同开创‘你创业、我服务,你发财、我发展’的美好未来”的致辞时,她自己也分不清,这到底是不是一句笑话!


上一篇:意外无情国寿有爱 燃气保险助民解困
下一篇:一文了解 Port3 Network:Web3 的 Social Data Oracle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