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食很忙激进扩张,但高毛利时代已完结

admin 79 2024-04-12

万人体育场、罗振宇演讲站台、激昂的口号和掌声、流光溢彩的舞台布置——这不是3C或者汽车品牌的发布会,而是零食很忙和赵一鸣的合作伙伴大会。

在3月19日这天,量贩零食品牌零食很忙与赵一鸣零食在2023年合并后首次举办大型公开活动,现场邀请了8000多名加盟者和供应商、投资方红杉资本和黑蚁资本的代表,以及好想你副总经理、盐津铺子董事长——他们是最近花了10亿多挤进投资者对列的食品企业代表。

作为被投资人热捧的零食连锁店品牌黑马,零食很忙自2017年起步于长沙,到2021年拿到2.4亿元A轮融资,再到去年11月与赵一鸣零食合并,成为零食量贩店第一梯队品牌。

零食很忙创始人晏周在现场披露,目前双方全国门店数破7500家,门店总营收超200亿,尽管公司实际营业收入与门店营业额相比有一定缩水,但合并后整个集团在数字化、供应链和产品方面已全面打通。同时,晏周提出了“奔赴万店规模”的扩张计划。

而为了进一步扩张,赵一鸣零食招商副总监唐小林还在现场公布了如五项优惠至0元、开店一次性补贴10万等在内的六大优惠加盟政策。

供图:赵一鸣零食

实际上,在小红书、抖音以及各类社交平台,激进的招商计划自3月初就已开始。

赵一鸣零食的官方微信号披露的最新加盟政策显示,在1月22日至4月30日的时间段,对加盟商实行免收加盟费、开店补贴等政策。

他们在社交平台上对此政策做出更多的补充信息,例如开店一次性补贴10万元,竞争补贴则包括在竞争对手高销售额门店100米范围开店,额外补贴该门店租金的50%或门店转让费用的50%;在与竞争对手打价格战时,补贴毛利率至15%等。

这些优惠政策显然是为了让加盟者将门店紧贴竞争对手开设,实际上他们的竞争对手也一样。最主要的竞争对手主要是万辰系门店,即上市公司万辰集团(SZ:300972)旗下的好想来、来优品等品牌。

而万辰集团将主营业务从食用菌转向零食量贩店也不过一年多时间。

利用上市公司资金优势,万辰集去年9月将旗下的零食店品牌“来优品”、“好想来”、“吖嘀吖嘀”、“陆小馋”合并,合并后的统一品牌为“好想来品牌零食”。同时万辰集团收购了主要在浙江发展的量贩零食品牌“老婆大人”。截至2023年10月,万辰集团旗下的零食零售品牌在营门店数量超过了4100家。

从2023年下半年,双方就已经通过抢位置、促销打折等方式“打得火热”。

界面新闻此前从好想来工作人员获得的一份加盟政策显示,“凡在‘很忙系’门店200米(百度地图导航步行距离)范围内的门店,进行所有的提升门店销售的活动,公司全力支持给予活动政策补贴。”

好想来2024年上半年加盟政策。

除了迅猛开店,零食很忙还在各区域用资本投资了部分区域品牌。去年5月,零食很忙战略投资广西零食集合店品牌“恰货铺子”,为其第二大股东。

此外,界面新闻通过天眼查发现,晏周还通过零食很忙子公司湖南展忙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参与了4个零食品牌的投资,分别是位于上海的张忙忙零食、咻啵翔翔零食基地,以及河南王否否、陕西喜喜零食四个品牌。

不过,高额补贴、疯狂奔跑下的模式越来越难赚钱。

万辰集团2023年度业绩预告显示,净利润为亏损8900万元至亏损6900万元。其中,量贩零食业务在2023年全年营业收入预计为85亿元至90亿元。

而这一迹象在2023年前三季度就很明显,万辰集团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49亿元,净利润则亏损5655.6万元。主营业务毛利率为7.91%,净利润率为-2.79%。

相比之下,零食很忙与赵一鸣2023年上半年业绩已达65亿元,已超过万辰集团前三季度整体营收水平,但净利润水平并不高,为3%。

安徽一家赵一鸣加盟商告诉界面新闻,他所在的城市是一个人口在120万的四线城市。自己的店在竞争中胜出很重要的一点是房租这一硬性成本要便宜,这是最大的竞争优势。

他称,在安徽当地,一些加盟者要么是自己拥有位置较好的店面,或者同时加盟蜜雪冰城、瑞幸咖啡、赵一鸣等热门连锁品牌,具备获取有时店面和客流的能力,即便月营业额只有20-30多万元,也能获利。

很大程度上,零食店更像是拼多多版的零食线下店,这被验证出来是相对成功的模式,这种模式从出现到崛起有其自身的红利期。

去年好想你(002582.SZ)在进行投资零食很忙时也给出投资原因:休闲食品的即时消费属性与便捷的实体店铺布局高度匹配,在食品供应链和品牌资源有限的情况下,零食渠道通过缩短价值链,快速切分流量,成为渠道新宠。

一名零食很忙的供应商告诉界面新闻,自己同时做超市、电商平台、零食渠道的产品供应,同时提供产品代加工服务,而零食店渠道的增速目前速度非常快。他们直接从像自己一样的生产工厂拿货,直采优势和价格战策略确实让连锁零食门店的在县城、乡镇区域直接碾压一些依赖经销商的小超市和小食品店。

但上述加盟商透露,生意越来越难做,因为短短两年时间,他所在的城市就有各类零食品牌接近30家,包括十多家赵一鸣、几家好想来,还有几家更小的品牌或独立品牌店,此外还有良品铺子、来伊份等零食店。

他担心,店铺开设得越密集,门店月收入就会被分流,如果毛利率再进一步下滑,可能会拉长回本时间,即便有迁址补贴,但这只能让门店陷入进一步的恶性竞争中。

这位加盟商透露,目前当地已经出现部分零食集合店因成本过高、营业流水不达标而准备闭店。

社交平台上,也有新的加盟者吐槽,相比于两年前店面要求低、设备费用便宜的加盟条件,现在很多加盟零食店的要求变得更为苛刻,例如要求面积在120平方米以上,装修、设备费用低投资接近20万元,加上门店租金和人力成本,一个门店投资下来需要接近百万,这让门店的回本期会拉长。

在竞争之外,各家零食店为了迎合消费习惯逐步加大知名品牌的采购力度。

一名从事连锁招商的业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零食量贩店的整体毛利从2022年的30%下滑到现在的18%。毛利下滑的原因在于,2023年开始,品牌零食店有意识地剔除部分小企业供应商,更换为具备一定知名度的厂家供应,因为即便是下沉市场的消费者,也“越来越在意品牌知名度”,这让毛利损耗较快。

眼下,如何在狂奔中保持一定毛利水平,让加盟商边跑边赚钱,是零食很忙们需要平衡的问题。


上一篇:卫龙的生命力:从发明辣条、开创魔芋休闲零食赛道,到多品类快速生长
下一篇:尚未走出谷底的屈臣氏中国迎来两位新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